4008-986-980
CN| EN

首页 > 新闻中心  > 成果展示

总有一种功能微生物分离方法适合你

2016-11-30

继上一篇安诺微生物文章横空出世后,不断有老师咨询功能微生物分离的方法,小编知晓老师们的需求后,马不停蹄、废寝忘食的查阅了最新文献,总结功能微生物最新的研究方法,以飨各位老师的厚爱~


分离纯培养微生物常用方法是利用培养基,培养基需满足微生物所需的营养条件和某些环境条件,使微生物迅速生长增殖,并表现出某些生理作用或产生某些代谢产物。因微生物种类和培养目的不同,采用的培养基成分、性状和培养条件差别很大,目前常规的方法适用于一些常见微生物的分离培养,但许多微生物的培养条件是未知的,正常培养状态下有大量的微生物会死亡以致无法检测到。对于一些不能分离纯培养的微生物该怎么研究呢?这种情况下就可以用到现在常见的NGS测序技术啦!小编为大家展示了两张图,第一张是微生物技术的发展时间轴[1],第二张图是利用高通量测序和多组学技术研究的的环境微生物,有了前人这些研究基础,你的研究就不用再纠结于用哪些技术啦~


图2 目前利用高通量测序和多组学技术研究较多的的环境微生物.jpg


图1 微生物研究及时发展时间轴


图2 目前利用高通量测序和多组学技术研究较多的的环境微生物.jpg

图2 目前利用高通量测序和多组学技术研究较多的的环境微生物[2]


人类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欲望是很强烈的,纵观历史,每一次人类社会大发展都离不开发掘新的自然物质。据估计世界上仍有99%的微生物尚未被人们了解研究,面对这些未被研究的微生物,小伙伴们会突然发现常用的研究方法已经满足不了现在研究的需求了。有没有好办法来解决这些bugs呢?昨夜安诺君夜观星象,发现今天适宜给大家发发福利。言归正传,给力的安诺君为大家盘点了分离微生物的技术方法(一定要截屏收藏哦~)。


1
活性无菌/限菌小鼠肠道培养法[3]

基本原理:利用宿主提供微生物合适的营养条件

优势:厌氧微生物的培养,研究宿主与病原菌互作关系

劣势:能够培养的物种较少,属层级上可能约70%

2
Isolation Ichip(iChip)[4]

基本原理:含有输送营养的通道多个小区室,利用微生物自身增殖来分离 

优势:药物发现、环境未知微生物鉴定

劣势:操作繁琐,易污染,假阳性高

3
iTip[5]

基本原理:同上,可用胶图分析微生物的代谢产物

优势:同上,同时分析微生物的代谢特点

劣势:操作繁琐,假阳性高

4
荧光活性筛选方法[6]

基本原理:利用微生物膜表面的某些物质(如抗体等)结合荧光标记分离

优势:可以分离到特定目标的微生物,精确到单细胞级别

劣势:价格较为昂贵,分离的单细胞个数较少

5
体外模拟肠道培养法(SHIME)[7]

基本原理:模拟人或其它哺乳动物的胃肠道微生态,体外对特定微生物进行

优势:稳定连续的生化反应器,可以模拟肠道各个部位菌群分布

劣势:操作周期长,价格较贵

6
磁性纳米分离技术(MNP)[8]

基本原理:加入磁性物质活化,利用磁场分离特定的活性功能微生物

优势:液体状态下分离活性微生物细胞

劣势:不能分离无法磁化的微生物


成功分离出功能微生物后,小伙伴们的微生物研究已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获得这些功能微生物后能做哪些工作呢?可以做的东西很多哦,小编悄悄地告诉你:基因组测序、转录组测序、宏蛋白组、宏代谢组等等,一切你想做的都可以做啦。


好了,各位亲爱的老师们,功能微生物分离培养技术就介绍到这里。有微生物研究方面的问题,一定要咨询安诺基因哦!

安诺基因微生物团队,不断创新不断超越自我

提供全面的服务类型、全面的解决方案

琳琅满目的高级分析内容

至今已处理超过10,000+样本数目

从土壤到水体,从动物肠道到人体肠道,从河流到海洋

合作伙伴遍布海内外各大高效科研院所

项目经验丰度、高承诺指标

安诺微生物团队真诚期待与您合作...



参考文献


[1]Arnold J W, Roach J, Azcarate-Peril M A. Emerging technologies for gut microbiome research[J]. Trends in Microbiology, 2016.

[2]Iii R A W, Callister S J, Moore R J, et al.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microbiome analyses[J]. 2016, 11(11): 2049-2053.

[3]Faith J J, Ahern P P. Identifying gut microbe-host phenotype relationships using combinatorial communities in gnotobiotic mice[J].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4, 6(220): 97-102.

[4]Nichols D, Cahoon N, Trakhtenberg E M, et al. Use of Ichip for high-throughput in situ cultivation of “uncultivable” microbial species[J]. Applied & 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2010, 76(8): 2445-50.

[5]Jung D, Seo E Y, Epstein S S, et al. Application of a new cultivation technology, I-tip, for studying microbial diversity in freshwater sponges of Lake Baikal, Russia[J]. Fems Microbiology Ecology, 2014, 90(2): 417–423.

[6]Wang B L, Ghaderi A, Zhou H, et al. Microfluidic high-throughput culturing of single cells for selection based on extracellular metabolite production or consumption[J]. Nature Biotechnology, 2014, 32(5): 473-8.

[7]Possemiers S, Verthe K, Uyttendaele S W. PCR-DGGE-based quantification of stability of the microbial community in a simulator of the human intestinal microbial ecosystem[J]. Fems Microbiology Ecology, 2004, 49(3): 495-507.

[8]Zhang D, Berry J P, Zhu D, et al. Magnetic nanoparticle-mediated isolation of functional bacteria in a complex microbial community[J]. Isme Journal, 2014, 9(3): 603-14.

  • 关注我们
  • 安诺基因
  • 医学健康

  • www.annoroad.com

网站地图 隐私说明 使用条款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2 genome.cn 安诺优达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Annoroad JICP备12029022号-4

总有一种功能微生物分离方法适合你-成果展示-新闻中心-安诺优达
展开